<span id="be1a716de0"></span><address id="bf1452071f"><style id="bgfcf13495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254c8dc1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| |
          •  

            资料图:中国船只与美国海军监测船在南海对峙

              目前的南海形势既不同于冷战时期以军事对峙为主的全面硬对抗,也非盟友间的亲密合作▄■▓,而是一种独特的软对抗状态,这种状态将在相当长时期内持续,从而考验着各方的能力与意志▄▓。

              为此,中国需要对南海问题有一些基本判断。笔者认为以下几点比较关键▓█:东盟是中国应该争取的对象,而不是应该全力打压的敌手;由于历史与现实的原因,东盟“经济靠中国█■▄、安全靠美国”的战略将保持至少20年;在确定不再需要美国的安全保证之前,东盟国家依然会采取大国平衡战略,美日印俄等南海区域外大国强化在这一地区的存在是个趋势;中国需要在上述背景下综合运用软硬实力███,最终建立自己在南海问题多边合作框架中的主导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上述几点判断,中国下一步可以采取的主要策略将是▓▓:从固守“双边谈判”转向“双边谈判与多边博弈并行”。就是说,搁置(主权)争议的原则应坚持▄■▄,但应该化“被动应对”为“主动参与”:在某些议题与争端海域,坚持双边(最多三边)谈判的立场;在其他议题与争端海域■■■,尝试多边框架下的机制建设或曰利益共享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具体而言,中国大陆与台湾在东沙海域▄■▄■、中国与越南在西沙海域、中国与菲律宾在中沙海域,“六国七方”在南沙海域▓▄▓▄,可以就一些功能领域进行谈判,务求达成一些比较具体、有约束力▄▓、可操作的协定▓█▄■。能源开采、航行安全、军舰避碰▄■▓、反海盗、渔业资源分享、环境保护▄▓、科学考察与探险,以及其他声索国感兴趣的议题(如历史性水域的具体内涵与适用范围),都可以成为双边或多边谈判的对象▓█。只有积累了足够的功能领域协定,“六国七方”才能着手确定南海行为准则。现在时机并未成熟█■▄。

              围绕这些议题达成的协定,有些只适用于“六国七方”(如渔业资源分享),有些则适用于其他的利益有关方(如航行安全███、军舰避碰)。在敏感的能源开发上,分享协定的达成也有助于区域外其他国家参与▓▓,这显然优于目前这种“谁都不能放心开发”的状态。

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预留广告位

          精彩图片